關閉

第一卷 卷名

彩票软件开发违法:夜沉沉(2)

宮殺

作者:小溫柔
更新時間: 2017-07-17 16:36:05 字數:3632 分類:

穿越小說

一起中彩票软件 www.dfpnm.tw 屋里突然一下子安靜了起來,一抬頭,就看著一旁的公主對大王子笑說了一句:“我來的時候,這丫頭還在宮里陪皇后娘娘下棋呢,說晚些時候給母妃請安,我還以為她說笑,沒想動作這么快?!彼低昶沉嗽仆ヒ謊?。

一旁的云庭眼中隱約有著不悅和一絲不安,面子上卻也還平和,只是與我相握的手竟然微微顫了顫。

王妃將手里的茶杯遞給了丫鬟,又緩緩地坐直了身子,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輕微地咳嗽了兩聲,“快讓她進來?!毖訣哂α艘簧?。

云庭眼光一閃,就想上前,我一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子,他轉頭看我,我微微搖搖頭。王妃要是笑臉迎我,我倒是覺得奇了怪了,她沒那么輕易就放棄的。我低聲聲:“我累了,想先回去休息?!蔽野選跋取弊忠г諳麓郊?,一股血腥味兒立刻刺激了我的味覺,我輕噓了口氣,血絲流進了嘴里,很痛,但一下子看清了許多方才模糊的事兒。他光炯然地看著我,我莞爾一笑,就靜靜地看著他,我也確實不想留在這里了。

我們就這么笑望著彼此,搖晃了幾下的梯子陡然挺立,頂著我的心臟,有些疼卻發現心臟堅韌無比。

沒過一會兒,就聽門外的腳步聲響起,我去抽被他握住的手,他的手頓了頓,沒有堅持,任我從他掌心慢慢抽出了。我心里隱隱疼了下,倒也松了一口氣,幸好他沒堅持,否則我今天恐怕非離開這里,而可能離世了。簾子一挑,一個俊秀的女子一偏身兒進了來,笑著快走兩步,一撩裙擺兒跪了下去,朗聲說:“凡若給王妃請安?!彼低昕牧艘桓鐾?。

王妃一臉的笑容,忙伸手虛扶,“快起來,你這孩子,這兒又沒外人,行這大禮做什么?!?/p>

凡若璨然一笑,“這些年在王陵不得回來給王妃請安,心中時有牽掛,我給你行大禮也應當的?!?/p>

“嗤!”王妃輕笑了一聲,“你這孩子可真懂事,沒白了本宮疼你。云庭,快讓凡若起來?!蓖蹂ψ哦栽仆ニ盜艘瘓?。云庭臉色一變,大王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他眉頭不易察覺的抽動了一下,含著微笑上前。

他抬步同時,我不動聲色的后退幾步,忙閃過一邊的陰影兒里。王妃看著云庭扶著凡若站起,二人并肩而立滿意的點點頭,我感到自己的手在微微發抖,呼了好幾口氣才平靜下來,覺得自己的心被誰擰了一把一樣鈍鈍的痛。調整了一下表情,彎腰向王妃福了福身,也不管她是否看到,轉身往外走。轉身時,余光看到三王子仿佛想開口說些什么,他身旁的大王子卻不動聲色地輕咳了一聲,三王子頓了頓,低垂了眼,沒再開口。

有那么一瞬,我是感激三王子,他曾給我提過醒,讓我對今天的場面提早有了心理準備,雖然還是那么疼。

每走一步,都費盡了全身的力氣。來時的雙手相扣的溫度猶在,他衣服上的茉莉香還隱隱可聞,現在卻只剩我一個人。說是淡定,談何容易,就像有人在胸口生生扎了一刀,自己明知離心臟還遠,死不了,吃了藥,結了疤,可那過程中好似永無盡頭的痛,誰也逃不掉,那道丑陋的疤痕,誰也去不掉。即使上著綁帶,裹著衣服,但總有時候能發現,觸目驚心的。

微風迎面吹來,身上忽生絲絲寒意,抬起頭,幾片落紅隨風飄落,如蝶兒般輕盈地轉了幾個圈兒,悠悠然地落下來。我伸手接過一片,拿在手中,無意識地瞧著,它的絢爛已逝,只余枯黃。我木然瞅了會兒,隨手扔下,心中惆悵漸漸加重。我仍緩步向前踱著,沒有目的,只想一個人靜靜地待著。心緒混亂,精神逐漸恍惚,腳下一滑,眼看著就要摔個鼻青臉腫,正來不及反應,一只手臂撈著了我,猛地將我拽了回來。

我閉了閉眼,連頭都沒回,“謝謝?!彼低晏Ы啪妥?,只覺得心中火燒火燎的,心里有著無法發泄的情緒,現在只想找個沒人的地方,安靜地休憩一下,什么都不想。正要邁步,那只手從后面輕輕的拍了我的肩膀一下,我不禁有些煩了,不是道過謝了嗎?“??!”我不禁叫了出來,雷電般地轉過身去,看見魏伯正站在我身后,也被我嚇了一跳。

“魏伯,有事嗎?”

他一愣,就細細地打量起我,就在我失去耐心轉身欲走時,他道:“小姐?!?/p>

我一怔,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,腦袋呼呼的轉,驚恐,喜悅,各種情緒依次閃過,這個聲音……

他意識到我的舉動,一只手伸了過來,一把捂住了我的嘴,下意識的尖叫被生生憋了回去,我瞪大了眼睛,一股股的熱氣從翕張的鼻翼急促地噴出,一張蒼老卻此行的臉龐瞬時映入眼底……隱隱只覺得這張臉好像似曾相識。見我滿眼的驚惶,他微微湊近到我的耳邊,聲音壓得極低,“小姐,老奴凌叔叔?!?/p>

我一愣,仔細地打量了他一下,緊著猛搖頭。

他神色黯然,“老奴為了躲避追殺,自毀了容貌,變成了這幅模樣?!彼倭碩?,道,“小姐十歲那年說如果老奴老了,沒人照顧,小姐就照顧老奴一生,有了孩子就認老奴做祖父?!?/p>

這是我曾對凌叔叔說過的……我命令自己放松下來,又沖他微微地點了點頭。

他見我示意明白,輕輕地放開了手,又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自己悄悄地往前挪了一點兒,向四周張望了一下。

我忐忑的瞅著他,“你真是凌叔叔?”其實,我想問你是人是鬼,我已確定他是凌叔叔,的確容貌可以改變,但聲音不會學的那么微妙微似,還有那種熟悉感。

“小姐,老奴僥幸逃脫,沒死?!?/p>

我心中微愣了下,“那我爹呢?”

“老奴無能,等老奴擺脫強盜,趕去河邊,老爺已經去世了?!?/p>

我心一酸,吸了口氣,“可安葬好了?”

“好了?!繃枋迨逵行┥逞?,“老奴葬了老爺,就順河流找小姐,但找了一個多月,也沒有消息,老奴以為小姐也遭不幸……”

“我被人救了,怕那伙人追來,就沒有順河下去?!?/p>

凌叔叔點了點頭,“后來,老奴想小姐若活著就一定會來京城找少爺。于是趕來京城。無意中聽人說云二王子去過南城,猜測這位王子可能就是帶走少爺的那位公子。老奴想方設法進了王府,結果少爺已走?!?/p>

“哥哥現在很好?!蔽銥醋帕枋迨宓拿嬡?,“凌叔叔,你受苦了?!?/p>

“只要少爺小姐安全,老奴就不苦?!繃枋迨迮牧伺奈業募?,笑得很欣慰,“幾月不見,小姐成熟了許多,老奴也就放心了?!?/p>

我微微一怔,“凌叔叔你要去哪里?”

“老奴要離開王府,去處理一些事情?!繃枋迨逅尖獍胂?,像做了什么重大的決定,一抿嘴,從袖子里掏了個樣東西,塞進我手里,“小姐,藏好,這是老奴的命?!?/p>

握在手里軟軟的,在聽到“老奴的命”這個四個字驟然千斤重,“這是什么?”

凌叔叔沉吟良久,“故人之物?!?/p>

我沒有再問,默默收回袖子里。

這時,身后有腳步聲傳來,我心里撲騰撲騰亂跳,凌叔叔輕輕擺了擺手讓我待在原地,他低著身子路旁竹林里退去,我看著他的背影,到了竹林,他突然回過身來,“小姐,見過老奴的事千萬別告訴別人,否則將有殺身之禍?!彼低?,身子一閃,沒入樹后。

我一愣,低頭尋思,殺身之禍?;?,他有還是我有……凌叔叔有秘密,卻不想我知道,可什么秘密呢?正想著,突然被人從后面抱住了。我大驚,拼了命掙扎,可那人好有力氣,我根本掙不開。攥緊了拳頭,正想對著他的下體打去……

“你要么一拳打死我,否則我就一拳打死你?!比踝擁納粑⒉豢晌?,卻很清晰地傳入了我的耳朵。

“???”我嚇一跳,猛地回頭看見三王子正站在我身后,忙不迭地翻身起來?!鞍ビ?!”扭到左腳了,可也顧不得,只忙著福下身去:“民女給三王子請安?!彼簿駁卣駒諛搶錕醋盼?,我就干笑著站在那里。他不出聲兒,我又怕他怕得很,說什么也不敢亂動。突然他握住我的手,一把把我拽過來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看,手上加勁,讓我感覺手臂都要被捏碎,心想,這個暴躁想干什么呀,怎么今天還沒看夠我出糗啊……

我試圖甩開他的手,卻忘了這是臺階,腳下一滑,身子猛地一歪,等我反應過來,“撲通”,我張了嘴要尖叫,卻聽身后一聲悶哼。我一怔,這次發現人坐在了三王子的懷里,四目相對,猶如雷劈在頭頂,我只想著怎么暈過去,可三王子一雙黑眸熠熠地看著我,灼熱的呼吸不停地噴在我的臉上、耳旁,我渾身不可抑制地哆嗦著。我猛地就想站起身來,他問:“難過嗎?”

我一頓,就不再掙扎,安靜了來,一輪明月已掛在了也看空中,隨風擺動的綠葉,在月光下涂了一層銀粉似,素凈好看。無意識地亂想,他問我委屈嗎,我可以說一句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,心里有怪,只怪著王妃;他問我難過嗎,我不知該說什么好,所有的語言都蒼白無力,我走的那么蹣跚,心里卻明白種種從容下的脆弱根本瞞不過眼前那些人的眼睛,就更不用說他了。

耳邊有熱氣噴來,我也沒轉頭,透過葉子縫隙,看著側方燈火通明,人聲鼎沸的,不禁苦笑了出來。

他現在做什么……

他伸手挑起我下巴,看著我的眼睛,“你有沒有發現,你看我時,眼睛只有兩種情緒,憤怒和凄苦?!?/p>

我側頭避開他繭結密布而顯粗糙的手,抿了抿嘴,不知該說什么好,垂著眼瞼,只是感覺著他的胸膛起伏。

他突然把頭湊了過來,我一驚,下意識地往后偏了身子,“干嗎呀?”

他輕笑了聲,“現在又多了種羞怯?!?/p>

我咽了口唾沫,賠笑著說:“不知,三王子是否順應著羞怯,放我下來呢?”

他一眨不眨地望著我,唇邊緩緩浮出一個笑容:“那你以后喊我名字?!?/p>
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800 默認 1280 1440
目錄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
猜你喜歡

書頁

宮殺

倒序↓
正在努力加載中...
書評 一起中彩票软件 下一章